董事长发开脱声明,无助消除步长困境

 网易新闻app-NBA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5-05 19:30

事实上,此前对步长的一些质疑也并非空穴来风。比如对步长脑心通效果的质疑,就广泛存在于医疗系统。中药配方颗粒颠覆了传统中药的存在方式,属于形式创新,但反对者认为它违背了传统中医理论。此外,胶囊太小,其脑心通1粒胶囊0.4克,却含中药成分多达二十几种,每种含量甚微。争议双方孰是孰非姑且不论,但不可否认,此类质疑自步长脑心通上市之日起就一直存在。

此外,步长作为营销大户,其“质量不行营销补”,与“分数不高用钱买”思路一脉相承。媒体曾报道,步长平均一天1600万推广费,2017年其推广费是研发费的146倍。与此鲜明对照的,是旗下产品多次因质量问题被“亮红灯”,主力产品丹红注射液在2018年因频发严重不良反应,26次被预警列入重点监控;从2015年到2018年,步长至少7次卷入行贿受贿中,步长为让其脑心通胶囊升为国家标准,还行贿后来被判死刑的原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。

与舞弊求学快速获得名校文凭的做法如出一辙,步长的成长之路同样可见处处精算、寻找捷径与短线投机。比如赵涛曾运用“田忌赛马”的原理,精算出最容易成功的第一号患者,然后在其身上进行针灸表演,以期使巧获得“药神”称谓。而他“发现树木结实,虫子能钻洞,地面坚硬,蚯蚓能疏通”,据此确认重用虫类药物是清除血栓,攻克中风、冠心病的特效捷径,于是研发了含有地龙、全蝎、水蛭的脑心通。此番拍脑子创新,疗效几何并无科学结论,带有浓厚投机意味。

■观察家

媒体报道,有中国亿万富翁家庭花650万美元让孩子入学斯坦福大学,外媒更指其为该校学生赵雨思,其父亲为步长制药公司董事长赵涛,目前该生已被斯坦福开除。这起名校招生舞弊案传到国内,引爆舆论,其中也不乏有对步长制药业务发展与营销模式的质疑。尽管赵涛公开声明,女儿留学资金与步长制药无关,对公司财务状况不构成任何影响,但舆论对该公司的质疑仍在继续。

步长制药以贿赂和营销开路,很容易失去长远利益,甚至步入发展死胡同。

□罗志华(医生)

步长以贿赂和营销开路,或可获得眼前利益,但很难长远,甚至逐渐步入发展死胡同。近年来步长走下坡路,正是轻质量重营销的短线发展理念所致。步长产品以辅助药为主,随着药品“两票制”、疗效一致性评价等药改政策继续出台,辅助药将被大量调出医保目录,步长于此应有所醒悟,若不早做调整,就会逐渐被边缘化。而诚信经营才是扭转步长颓势的唯一出路。